【司法访谈】法官为你讲解“过劳死”(二)

2019-10-26 14:00:00

【司法访谈】法官为你讲解“过劳死”(二)

之前白法官就“过劳死”的发生原因、“过劳死”认定工伤的情形以及如何选择维权的问题进行了解答,现在再来看看国内外对于“过劳死”的应对以及防范。

一、“过劳死”的发生,多源于用人单位规避法律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间,变相侵害劳动者的休息权,是这样吗?

法官:是的,的确如此。在这里,首先介绍一下国外对劳动者工作间的规定。

目前,在全世界的范围内,通常分为标准工作时间和特殊劳动条件下缩短工作时间制度。

(一)标准工作时间。目前世界各国大致有三种情况:

(1)8小时工作日,48小时工作周。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如土耳其、埃塞俄比亚、伊拉克、巴林等国家以及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等东欧国家基本上实行这一标准工作时间制度。

(2)8小时工作日,46小时工作周(周末休息前一天和节假日前一天为6小时)。保加利亚、波兰等国家实行这一标准工作时间制度。

(3)5天40小时工作周。主要是工业发达国家,如: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意大利、加拿大、奥地利、丹麦、芬兰等国都施行这一工作时间制度。

(二)特殊劳动条件下的工作时间。

(1)美国、加拿大、英国等一些国家,对在特殊劳动条件下有害健康的工作时间没有在法律上作具体规定。有的国家只原则上规定低于标准工作时间,一般是由工会和雇主签订集体合同加以规定。例如,加拿大规定井下工作时间每周低于40小时。

(2)前苏联和东欧一些国家对特殊条件下的工作时间作了全面具体的规定。如前苏联劳动法规定在有害的劳动条件下工作的职工,每周工作时间不得多于36小时。此外,法律还规定某些职业的工作人员(教师、医生和其他人员)实行缩短工时;规定节假日前夕实行缩短工时1小时;对夜班工作规定缩短1小时。罗马尼亚规定对在有害健康、繁重或危险的工作场所劳动的职工每日工时少于8小时,夜班工时少于白班工时。

(3)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对特殊劳动条件下工作时间的规定情况不一。朝鲜劳动法规定,根据劳动的繁重程度和特殊条件,每天工时为6至7小时,对带三个孩子以上的女工每天工时为6小时。伊拉克规定16岁以下的未成年每日工作不得超过7小时,土耳其劳动法规定对有害健康的工时应少于8小时。

二、我们国家对于劳动者工作时间又是如何规定的呢?

法官:我国《劳动法》第36条至第45条规定了劳动者工作时间和休息休假的内容。依据《劳动法》第36条规定:“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

《劳动法》第38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保证劳动者每周至少休息一日”。

第41条规定:“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

三、看来各个国家对于劳动者工作时间都做了明确的规定。

法官:是的,这些规定的目的在于保障劳动者的休息权,因为只有控制劳动者的工作时间,保障劳动者的休息权才能从根本上预防和减少“过劳死”现象。

四、那么各国对于“过劳死”又是如何处理的呢?

法官:在雇佣制度发达的西方国家,对“过劳死”问题的处理一般采取事前预防和事后救济相结合的办法。

美国和欧洲各国普遍采用事前预防措施,包括美国公司为给员工减压制定的弹性工作制度;欧盟及各成员国制定的《健康与安全工作法》等法规,要求公司向员工提供健康保障及心理支持等。

日本则实行事后救济制度,包括在立法中明确规定如果疲劳过度以及疲劳过度导致自杀被认定为劳动灾害(简称“灾,相当于我国的工伤” ,可以提起灾保险申请,从而能够享受到疗养补偿、损害补偿、遗属补偿等。近年来日本政府开始修改过劳死认定标准,从只调查死亡之前一个星期内的工作状况改为调查6个月内的情况,以掌握“疲劳积蓄度”考虑除工作时间之外的其他主要原因,如出差的频繁程度、工作环境等,还规定了企业保障劳动者安全的义务。

五、那么我国对于“过劳死”问题的应对措施呢?

法官:2015年4月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意见》发布,特别把切实保障职工休息休假的权利作为重点予以了阐述,规定了:“完善并落实国家关于职工工作时间、全国年节及纪念日假期、带薪年休假等规定,规范企业实行特殊工时制度的审批管理,督促企业依法安排职工休息休假。企业因生产经营需要安排职工延长工作时间的,应与工会和职工协商,并依法足额支付加班加点工资。加强劳动定额定员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制定修订,指导企业制定实施科学合理的劳动定额定员标准,保障职工的休息权利。”将劳动者的休息权落到实处是解决“过劳死”最切实有效的预防措施,可见我们国家对这方面也非常关注。

但是,由于“过劳死”在我们国家是近些年才凸显的一个社会现象,因此相关的预防和处理措施应该说还不是非常完备,对此,我个人也有一些建议。

首先,应当从立法层面,完善“过劳死”劳动者的医学鉴定程序和评判标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启动相关的立法保护制度。

其次,可对《工伤保险条例》进行适当修订,特别是对于“视同工伤”标准,可明确对劳动者生前3-6个月的工作时间(包括加班时间)、考核标准的合理性等进行考察,以此作为判断“过劳死”的依据。这一做法将有利于促进用人单位切实保障劳动者的休息权。

(来源: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上一篇

下一篇

首页    法律文章    法院典型案例    【司法访谈】法官为你讲解“过劳死”(二)

律师文集